那天,应朋友小余邀约,来到闽西北著名景区金湖游览。眼下的金湖,每一处都有美可探。不过我最惦记的,却是金湖高处的一个村庄——水际村。

  十年前,我曾到过水际村采访。那时,小余正是泰宁县里派来的向导。他告诉我,上世纪八十年代,池潭水库建成,关闸蓄水,地处库区腹地的水际村,因此而搬迁。

  当时小余十分感慨地说,这里的村民,尽管也怀恋故土,但听说是国家建设的需要,二话没说,很快就答应下来,还表示,安置到哪儿,就搬到哪儿。

  后来,我在村里采访的时候,村支书老邹向我讲述了村子搬迁后的发展。他说,移民搬迁后,水际村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直到县里旅游业兴起,在有关部门支持下,村民们依托金湖丰富的旅游资源,逐步走上了发展相关产业的快车道。

  从最初的开发野趣景点、摇船游览,到销售旅游工艺品、鱼干、试开小餐馆等,村民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后来,村里更是充分发挥党支部的引领作用,以村民自愿入股模式,组建了家庭旅馆协会、游船协会、渔业协会,形成了“协会+公司+农户”的新路径,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如今,水际村又会有一番怎样的变化呢?我真想再去看一看。

  我把想法告诉了小余。他说:“我这就带你上村里去!”我们登上一艘去水际村的游船。船上,小余问我:“你还记得当时的村支书老邹吗?”“当然记得,他现在怎样?”我急切地问道。小余说,倒是没什么变化,不过现在更忙了。他当即给老邹发了个短信,看今天能不能见上一面。

  我的脑海里旋即浮现出初见老邹的情景。当时,我请老邹谈谈他多年的实践经验,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水际村的成就,是大家一起干出来的……”

  回想间,不觉船抵水际村。刚一上岸,我就怔住了,一幅乡村水墨画映入眼帘——一幢幢粉墙黛瓦的农家别墅,错落有序;一家家装潢考究的农家旅馆,别致秀气。道路两旁,林茂竹翠。一湾湖水,清澈澄净,盘绕迂回,树影、人影倒映其中,如诗如画。

  我一边慢走细看,一边在心里赞叹:水际村的人真不简单,看这一切的布局和安排,就知道他们对家乡的美已深有体会!

  说到水际村这些年的变迁,小余也大为感叹:“那变化真是大呀!而且,不单是经济发展了,条件变好了,村民们的思维方式也有很大的转变。”

  原来,水际村这些年来,接待四面八方的来客多了,接收的信息也极大地丰富,村民们的眼界开阔了,开始自觉地学习发展旅游的知识,提高了整个村子的品位。

  说到这里,小余指着一排家庭旅馆说,现在不少地方,家庭旅馆都是独家经营,但在水际村却不同。这些年来,水际村集中盖起了数十座别墅式庭院,成立水际农家山庄联合体,统一经营管理。这样一来,接待能力、服务质量、经济效益都明显提高,邻里之间也更加和睦了。2021年,水际村入选第二批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

  这时,小余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他对我说:“老邹回短信了,他就在家里等我们呢……”朱谷忠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