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新冠病毒近身“搏斗”守护生命健康

研究病毒31年,江苏疾控专家当选“江苏工匠”

郭喜玲: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原微生物研究所主任技师;BSL-3实验室副主任。1990年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毕业三十年来,一直从事病原微生物的检验及研究工作。多次被评为中心先进工作者,2003年获省妇联“三八红旗手”称号,江苏省疾控系统先进工作者, 2014年获 “南京第二届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国家人力资源部和省级表彰先进个人;2020年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多年来参与多项国家级和省级科研课题,获得江苏省科学技术进步奖、江苏省科学技术奖、江苏省医学新技术引进奖、中华医学科技奖等多个奖项,申请多个发明专利。

在江苏省疾控中心,有着江苏省内唯一一家P3实验室。从2018年发现全球首例人感染H7N4流感病毒,2020年首次分离出我省新冠病毒,到2021年分离多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病原微生物研究所主任技师郭喜玲常年与病毒零距离“搏斗”。近日,这位与病毒战斗31年的疾控专家,喜获“江苏工匠”荣誉。

发现全球首例人感染H7N4流感病毒

我们知道,目前对于新冠肺炎患者的核酸筛查与检测是在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简称P2实验室)进行,而患者所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分离,会涉及活病毒的大量增殖,潜在生物安全风险极高,这项硬核任务的所有操作必须在生物安全等级更高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简称P3实验室)进行。江苏省疾控中心P3实验室,是江苏省内唯一一所开展与人类相关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

作为P3实验室的技术负责人,参加工作31年来,郭喜玲一直从事病原微生物的检测与研究工作,参与处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数十起,涉及新发突发传染病的病原体包括:猪链球菌、肠道病毒、SARS病毒、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等等。2010年首次分离出我省新型布尼亚病毒(SFTSV)并用于相关疫苗的研究;2017年首次在一例入境发热患者呼吸道样本中鉴定出一种全新环状DNA病毒;2018年参与发现和确认全球首例人感染H7N4流感病毒;2020年首次分离出我省新型冠状病毒,2021年又相继分离多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应用于新冠疫情防控及疫苗研究等。她首次建立了新冠病毒中和实验方法用于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检测与鉴定,在P3实验室开展国际、国内多种技术路线新冠疫苗的研发及免疫效果评价的检测及研究,检测血清样本逾2万份。这些研究数据,对新冠疫苗的研发及免疫策略的制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她还负责进行不同消毒因子对新冠病毒的体外杀灭效果研究,编写制定了《新型冠状病毒消毒效果实验室评价方法》国家卫生行业标准,评价了十余种消毒剂对新冠病毒的体外杀灭效果,这些研究结果对科学制定新冠疫情消毒措施及实际应用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与病毒近身搏斗,揪出新冠病毒

对于新发突发的传染病疫情来讲,病原体的分离工作意义非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江苏疾控的P3实验室第一时间就向国家卫健委提出申请以取得新冠病毒实验活动资格。在获批后,郭喜玲带领年轻同事立即开展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临床样本的病毒分离,不到48小时,即成功分离到了新型冠状病毒。得到活的病毒株对于利用P3实验室平台开展后续一系列的新冠病毒相关研究等至关重要。利用分离的新冠病毒毒株,实验室相继开展了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筛选、抗新型冠状病毒中和抗体的检测与鉴定、不同消毒因子对新型冠状病毒体外杀灭效果的评价与研究等等多项检测技术方法的建立和研究工作。

与战斗在病房里的医护人员不同,他们扎根在实验室里,每天与活病毒面对面近距离地接触,是别人看不见的“最前线”。那么,面对新冠病毒,P3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是如何与其“过招”的?郭喜玲绍,为了确保生物安全,P3实验室是严格按照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建设标准设计、建造、审核、验收后使用的。实验室由负压系统控制,空气都要经过高效送、排风过滤系统过滤。另外,所有医疗废弃物均经过121℃30分钟的高压消毒处理才能运出实验室进行安全处置。实验人员必须经过严格的生物安全和技能培训,考核合格具备资质才能进入P3实验室开展工作。实验室人员进入P3,必须穿戴实验室生物安全三级防护装备:外科手术衣、连体防护服、手术隔离衣、靴套、N95口罩、三层防护手套……穿上层层防护装备,再背上一套几斤重的正压面罩呼吸装置,经过四道隔离门才能进入核心区——病毒实验室,在这样严密的防护措施保障下,才能保证P3实验室对外环境,对实验人员和对操作样本的三重安全。

与时间赛跑,找出最有效的疫苗

在与病毒过招的同时,郭喜玲与同事们还要与时间赛跑,为新冠疫苗研发者提供更快、更准、更多的实验数据,从而保证新冠疫苗的生产、供应和使用。

郭喜玲告诉记者,接种新冠疫苗后,理论上体内会产生中和抗体,这些抗体和新冠病毒结合后将使病毒失去感染性。但如果未产生中和抗体或者抗体滴度不足,病毒就会感染并破坏细胞。她介绍说,新冠病毒真病毒中和抗体滴度是目前新冠疫苗有效性评价的关键指标之一。开展这项实验,耗时又耗力。每次要在P3实验室工作数小时,通过显微镜,目不转睛地观察每个细胞孔中的细胞变化,判定新冠疫苗接种后,血清中的中和抗体是否能发挥“威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两年来,她在P3实验室的累计工作天数超400天。每次在病毒核心实验室常常一待就是三四个、四五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出了实验室,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开展与病毒相关的其他研究工作,平均每天工作时间均在8~10小时以上,这就是郭喜玲的日常——与病毒赛跑,为生命守护。

南京晨报/爱南京记者 戚在兵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